萤火净筱

枪与葵与夏天

#这篇文写得太久了,本来写的是夏天,结果发出来夏天都结束了。。。。。

一直说文有敏感词W( ̄_ ̄)W

#人物ooc,架空现代


苏生---人偶的爱(十三)

#又快完结了,但是我还在想结局,想要配BE,但是又好像不太好。。。嘛,我还是再想想emmmm

正当妖化的狮子王要对倒地的鹤丸下毒手的时候,三日月他们及时赶到,在来之前三日月翻阅了大量古籍得消灭妖王寄生魂的方法,妖王的第三只眼是在额头上,第三只眼是用来感知外界,是妖王最脆弱的部位,只要击穿妖王的第三只眼,妖王便随着寄生体灰飞烟灭。

【鹤丸,待我和一期他们抓住了妖王,你便用鹤鬼刺穿他的额头。】三日月对地上的鹤丸说道,

鹤丸沉默了半刻,缓缓道,【那小狮子是不是也会跟着消失?】

【这是唯一的办法,我们别无他选。】三日月淡淡地回答,

鹤丸低着头,沾着泥沙的雪白额发掩住了半边脸,看不清他的表情,【三日月,真的真的没有别的方法吗?】

【可以的话我也不希望选择这个。】三日月轻叹,

【那就麻烦你们了。】鹤丸的语气很平静,宛如暴风雨前的大海,平静得可怕,

好不容易抓住了狮子王,三日月他们花了很大力气钳制住狮子王,让他不能动弹,【快动手,鹤丸!我们快要抓不住他了。】

鹤鬼已经幻化成锋利的剑刃,现在就只差最后一击,但是鹤丸一直在做思想斗争,一边是自己的私心,而另一边则是责任,三日月提醒鹤丸,【鹤丸国永!你再不动手,等到狮子王黑化完全,整个京都城就完了,而且他也会成为满手血腥的杀人狂魔,你觉得狮子王想要成为那样的人吗?】

【啊!】鹤丸听到三日月的话,猛地举起剑,剑尖抵住狮子王的额头,却没有刺下去,金色的眸子里闪动着泪光,他喃喃地低语,【怎么办?我完全下不了手。。。。。】

而就在这时,狮子王挣脱开一期,举起手并握着抵在自己额头上的剑刃,【快动手!】

此时狮子王的声音已经不是他的声音了,低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喉音如鬼魅般恐怖,鹤丸咬咬牙,手上一用力,鹤鬼击穿了额头,在那个瞬间鹤丸松了一口气,他想,完了,所有的一切终于都。。。。。。完结了。

他颓然地看着狮子王的身躯如同飘零的落叶一样,轻飘飘地落在地上,黑光渐渐散去,妖王的寄生魂正在消失,而同时狮子王的身躯也在渐渐消失,鹤丸爬过去,抓住了狮子王的手,狮子王笑了笑,他的笑容还是跟以前一样,【你哭的样子真难看呢,明明你就是个轻浮的人。。。。。。】

鹤丸沉默着,不说话,眼泪一直藏在眼眶,却忍住不让它们掉下来。

【我还是喜欢你不正经的样子。。。。。】

【小狮子,别走。。。。。】鹤丸拉起狮子王的手,放到唇边,轻轻地吻着,

狮子王的唇微微动了动,鹤丸一愣,眼泪已经藏不住了,滑过脸庞,落在他刚刚与狮子王紧握的手背上,本来握着的手现在已经化作了点点星光,湮灭在空气中。

无论流再多的泪,小狮子都不会再回来了,要是、要是一早就跟他说那句话就好了,到最后还是让他抢先一步说了,啊,真是窝囊啊!最后的最后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。。。。。。

鹤丸抬起头,看着高挂的银色月盘,仿佛看到狮子王在冲着他笑。。。。。

斯人已逝,光阴不再。

三日月他们只能看着鹤丸黯然神伤,却无法插手。

#TBC  OR  END

苏生---人偶的爱(十二)

#ooc会有

就在鹤丸和狮子王在来派府上享受着二人世界的时候,伊吹山酒天知道狮子王不见了,而且妖王的妖气似乎被压制住了,影响到妖王的成长,他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三条家他们已经知道了妖王寄生者的存在,接下来肯定是要毁灭容器,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回狮子王。

【熊童子,吩咐下去,务必在三天内找到狮子王!】

【是!】

而源爷爷这边因为狮子王已经失踪了两天,非常地担心,忍不住又去找了那个黑暗阴阳师帮忙,在推开门要进去的瞬间,听到狮子王的名字,源爷爷立刻收住了手,屏气凝神地听着他们的对话,

【酒吞大人下了命令,必须要在三天内找到狮子王。】

【狮子王不见了?那个老头没有好好看着他吗?】

【听说狮子王跟三条家那边的人走得很近,这下都不知道咱们妖王能不能转世成功。】

【你上次教那个老头子的时候,没算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?】

【那是人偶又不是真的人,我怎么可能算到?除非是仙级别或者是魔级别的才能算到,酒吞大人又让我找不那么起眼的容器,刚好那个老头子又来找我,我就将计就计,把那个人偶当作妖王的寄生容器,以为万无一失,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。】

下面的对话,源爷爷再也听不下去了,原来他的狮子王居然是妖王转生的容器,因为自己的私念造成了现在妖气肆虐众生受害的局面。

源爷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,脑子里乱糟糟的,原本清明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灰霾。

鹤丸带着狮子王在萤丸家里逗留了几天,这几天狮子王想得很清楚,自己不能逃避,他将自己的想法跟鹤丸说了,鹤丸想了想,低头看着狮子王,【我相信你的选择。】

狮子王一愣,心底涌出一股暖流,【谢谢你,鹤丸。】

他们告别了萤丸,临别之际,萤丸悄悄地提醒鹤丸,【国永,此次回去小心点,这是你一生中最大的劫。】

【没事的,我会回来的,带着小狮子。】鹤丸调皮一笑,金色的眸子亮晶晶的,

在鹤鬼的加速之下,他们俩很快就回到了京都城,鹤丸因为担心狮子王,便陪着他回家,狮子王急急地回到家里却看到源爷爷安静地坐在一边,样子很不妥,平时清明的双眸现在一片灰霾,狮子王很心疼,他不就是没有回来几天,为什么爷爷看起来老了这么多?

【爷爷!】狮子王哭着要扑过去,却被鹤丸拦住了,

【等下,】鹤丸张开结界,发现没有任何妖气,才放开了狮子王,

狮子王拉住源爷爷的手,轻声地呼唤,【爷爷,是我,我是狮子王,你看看我,我现在回来了。】

可是源爷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狮子王含着泪,轻轻抽噎着,突然源爷爷也抓住了狮子王的手,那表情既是悔恨又是不舍,鹤丸留意到源爷爷的动作,率先将狮子王拉入怀中,让狮子王躲过了源爷爷的袭击。

狮子王愣愣地看着拿着刀的爷爷,惊讶地问,【爷爷。。。。。。为什么啊?】

源爷爷看着狮子王,禁不住落泪,把用苏生阵赋予狮子王生命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。

其实鹤丸早就知道,只是他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,他有些担心得知了事实真相的狮子王,狮子王知道自己只是个人偶,而且体内还寄生着妖王的灵魂,他不禁感到一阵眩晕,原来都是真的,三日月和太郎说的都是真的,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抱着那一丝根本不可能的希望?

狮子王捂着脸,一直支撑着自己的那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了,体内的妖气瞬间爆发,狮子王周身凝着一股黑气,鹤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,没想到该发生还是发生了,他迅速放出通讯小人,让小人去通知三日月他们,凭他一人之力不知道可不可以克制住妖化的狮子王,即便压制住,他也下不了手。

黑气渐渐散去,只剩下些许缠绕在狮子王周身,本来亮闪闪的金发变成了一头黑发,头上长出了分支的大角,原本清澈猫眼里沾染上一层浊气 ,嘴里长出了獠牙。

鹤丸召唤出鹤鬼,想要拖延时间,但是没等鹤鬼靠近,就被狮子王打飞,鹤丸倒在地上,嘴角溢出了血,用手背擦了擦嘴边的血迹,心想果然光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压制住妖化的狮子王,源爷爷第一次看着妖怪,他看到这样的狮子王,觉得都是自己的错,才会让狮子王变成这样,而且还害了全城的人民,受不了良心责备,源爷爷把刀子捅向了自己,倏然一道黑光闪过,打掉了源爷爷的手中的刀子,鹤丸震惊地看着狮子王,没想到这个时候狮子王还没完全被妖气侵蚀,还存在着自己的意识,他得赶在狮子王的意识被完全侵蚀前把妖王的灵魂给消灭才行。

可是妖化后的狮子王实在太厉害了,鹤丸都无法用鹤鬼封印住他,鹤丸倒在地上,洁白的衣裳沾上了灰和血迹,鹤丸对上狮子王污浊的双眸,缓缓地闭上双眼,轻淡的声音碎裂在安静的空气中,

【今生来世我只希望死在你手里,狮子王。】

#TBC

独你唯一(二)

#穿着洛丽塔的小狮子真是棒棒哒ヾ(✿゚▽゚)ノ

#ooc有

鹤丸虽然是有名的侦探,但是在照顾孩子这方面却没一点办法,只好请了一位保姆回来。

【平时除了照顾小狮子,还要负责家中的清洁。】鹤丸交代着新来的保姆米莉丝,

【放心吧,鹤丸少爷。】米莉丝看着小脸蛋肉嘟嘟的狮子王,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,

鹤丸平时工作很忙,无暇顾及家中的小孩。

【呜哇,小狮子你穿这个实在太好看了!】米莉丝愉悦地看着由自己亲手打扮的狮子王,小孩穿着纯白的洛丽塔,胸前缀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,上半部分是薄纱打底,外搭一件奶白的马甲,雪白纤细的手臂在薄纱灯笼袖中若隐若现,下半部分是以内衬撑起的泡泡裙,裙边镶嵌着一圈精细的立体花藤,而裙摆下是轻透的蕾丝,层层叠叠地垒起来,裙子刚好及膝,恰好露出线条优美的小腿,明明是个男孩子,穿起洋装怎么会这么好看啊?

米莉丝一脸花痴地看着狮子王,她扫视着狮子王身上的洋装,在看到他光光的脚丫子,摸摸狮子王的脑袋,【等我一下,我去拿双鞋子给你。】

【好。】

狮子王等得有点久了,想要去找米莉丝,却无意中进了书房,房间里放满了书,狮子王很好奇,随手拿了一本来看,但是一点都看不懂上面的文字,他又拿起一本,这本里面都是图画,图上配有一些文字,狮子王勉强能看懂,就站在书柜前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。

鹤丸从侦探社回到家,想要去书房看下书再去吃饭,却在书房里看到一抹白色的娇小身影,鹤丸警惕地问道,【谁?】

狮子王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,手中的书啪嗒一下掉在地上,他慌慌张张地回过头,看见鹤丸正站在门口看着自己,狮子王的内心有些忐忑。

明亮的阳光穿过层叠的树荫,透过落地窗洒下斑驳的树影,窗外树影晃动,偌大的房间里只听到树叶沙沙的声音,洁白的窗帘迎风飘动,扬起一道又一道的波浪。

鹤丸看到那人回过头,阳光笼罩着他,似是镀上一层淡淡的光圈,彷如无意闯入人间的天使一样,就差后背没有长翅膀了,小孩左边刘海垂下挡住了大半边脸,柔顺的金色长发凌乱地披在身后,皮肤雪白,水灵灵的猫眼正无辜地看着自己,鹤丸有些愣住了,这才想起自从自己带了狮子王回来就没怎么管过他了,没想到原来是个女孩子。

【抱歉,狮子王,我是不是吓到你了?】鹤丸有些不好意思,

狮子王看着鹤丸俊朗的脸,微微摇了摇头,并弯腰捡起地上的故事书,鹤丸走过去,看到狮子王手上拿着的是童话书,【喜欢看童话书?】

【嗯,】狮子王紧张地捏着裙摆,【其他的我看不懂。】

鹤丸一愣,想到狮子王还是个小孩子,还不认识字,他摸了摸狮子王的头,【没事,等我忙完这阵子,我教你认字,到时候你就能看懂了。】

【好。】狮子王听到鹤丸说教他认字,高兴地答应了,可爱的小脸露出元气的笑容,

而米莉丝这边还在找狮子王,【奇怪,小狮子跑哪里去了?】

她经过书房的时候,看到书房门没有关好,刚想伸手关的时候,却看到鹤丸正抱着狮子王看书,米莉丝竟觉得这两人莫名地般配,但是小狮子是个男孩子,若是相恋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的。

哎,若是真的相爱,不管什么困难都阻挡不了。

她默默地关上门,提着白色的娃娃鞋,往厨房方向走去。

独你唯一(一)

#第一次写悬疑文,可能有点脑子不够用,多多见谅

#背景架空,没有历史参考价值,人物依旧ooc

【鹤丸侦探,能说说你对这件案子的看法吗?】Z国各大传媒正追着当下在本国十分有名的侦探,鹤丸国永,

鹤丸把玩着手中的怀表,唇边扬起的角度带着几分邪气,【这件案子的所有看法无可奉告,但是犯人绝对会在三天内落网。】

【如果犯人在三天内没有被抓到呢?】一名记者在人群里大声地问,

【那我鹤丸国永四个字就倒转来写。】

在警察局中,警局局长史密斯已经被外面的新闻搞得焦头烂额了,他烦躁看着眼前正悠闲地逗鸟的少年,【鹤丸先生,你提的要求,我们都照做了,但是犯人还是没有落网,到现在为止已经有第11个小朋友被拐了,媒体现在都说我们警察办事不力。】

【别慌,史密斯,陷阱已经挖好了,就等猎物上钩了,】鹤丸合上手上的怀表,自信地说,【明天下午14点便是收网之时。】

鹤丸有点头疼地看着眼前的小孩,他问旁边的警员,【洛克,这小孩怎么处理啊?】

犯人是抓到了,但是没想到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,犯人的确是中了他的陷阱,只是鹤丸没想到的是,那时候犯人会把小孩子作为人质带在身边,还好自己机灵,顺利地把小孩从犯人手中救下,可是现在这小孩要怎么办?

鹤丸有点头疼了,他看着眼前瘦瘦弱弱的金发小孩,他弯下腰,尽量放轻自己的声音,【你叫什么名字?你家在哪里?】

【我叫狮子王,没有家。】小孩老实地回答,

【要不送他去福利院?】洛克提议,

【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洛克还是你厉害,哈哈哈。】鹤丸拍了拍洛克的肩膀,

鹤丸本来是想小孩去福利院的,但是福利院的院长跟他说,院里最近收养了许多小孩,床位不足而且人手也不足,再多一个就怕院里的老师们有意见了,院长都说到这份上了,鹤丸也只好先把小孩带回家,自己先收养着。

#TBC

苏生---人偶的爱(十一)

#会ooc

鹤丸带着狮子王从山庄离开,一路上狮子王都没敢说话,他偷偷地看着了一眼身旁男人紧抿着的唇角,只是看了一眼就低下了头,鹤丸抱紧他,冷冽的声音弥散在空中,【别看了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我们很快就到了。】

【到了,】鹤丸放下抱在怀中的狮子王,

【这里是?】狮子王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大宅子,牌匾上只写着一个“来”字,

【这里是我的一个朋友家,别担心,他们已经隐居了。】

就在这时,一名灰发的小少年飞奔过来,一下子就蹦到鹤丸背上,【鹤丸好久都没过来找我玩了。】

【萤丸,这么久不见还是这么元气,赶紧下来,让人看到不好。】鹤丸拍了拍萤丸的肩膀,眼神却瞥向身旁的狮子王,

这时萤丸才留意到鹤丸身边站着一名金发少年,模样清秀,但是却带着浓重的妖气,莫非是。。。。。

鹤丸看到萤丸微微蹙眉,想也知道一向机灵的萤丸已经是察觉到什么了,【不会有事的,萤丸,相信我。】

萤丸抬头,目光在鹤丸和狮子王之间流连,随后淡淡一笑,【嗯,我跟国行那边说一声。】

鹤丸他们跟着萤丸进了宅子,廊道上挂着各色的铃铛,风一吹便带起一串悦耳的音乐,狮子王好奇地打量了四周,环境十分清幽,虫鸣声铃铛音此起彼伏,【到了,你们就住这里吧。】

萤丸笑着,凑到狮子王面前,【你叫狮子王对吧?我叫萤丸,是鹤丸的至交哦。】

【嗯、嗯,你好。】狮子王有些胆怯,

【别怕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坏事的,】萤丸站直了身,【你们就先休息吧,我去跟国行那边说说。】

【明石那边不会有意见吧?】

【不会不会,有我出马。】萤丸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

【谢了,萤丸。】

【客气什么,要是下次我私奔你收留我就好。】

鹤丸知道萤丸这番话是在说他跟狮子王,他有些不好意思,【行行行,你赶紧去找明石,别在这里瞎说。】

【切,我走了,有什么需要自己吩咐下去。】

【快走,你这小老头。】

萤丸来到来派家主明石国行的房间,【国行,我有话跟你说。】

明石倚在榻榻米上,懒洋洋地说,【不用多说了,我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我并不想插手这件事,因为很麻烦。】

【早知道你会这样说。】萤丸一脸了然地看着明石,

【因果早已注定,一切都如镜花水月,再见便是诀别。】明石轻轻吟唱,

客房里,两人一直相对无言,最后还是狮子王忍不住打破了沉默,他问鹤丸,【鹤丸,你为什么要救我?明明我是。。。。。。】妖王的寄生容器,最后的那几个字狮子王并没有说出来,但是鹤丸却知道他想说什么,鹤丸拉住狮子王,很难得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,

【小狮子,你听我说,我不相信三日月的占卜,你这么善良,怎么可能是妖王的寄生容器?】

狮子王很少看到鹤丸这么认真的,而且鹤丸还这么相信他,狮子王觉得很感动,然而狮子王却在鹤丸的眼里看到一丝的动摇,但更多的是坚定。

【别想太多了,我不会让你出事的。】鹤丸将狮子王拉入怀里,抱紧怀中清瘦的身躯,

其实鹤丸的心情很复杂,半仙的占算从来都不会出现错误的,再加上最近城中妖气肆虐,而三日月的推断从来都很准的,但是这次鹤丸真的希望太郎和三日月的推断是错的。

在来派府上的日子很舒服,清清淡淡的日子,坐在廊道上的狮子王看着满园的春樱,惬意地享受带着樱香的微风,倏然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,眼睛被身后人蒙上了,狮子王不用猜也知道是谁,他的嘴角洋溢着幸福,

【鹤丸,我知道是你。】

【原来小狮子一早就知道是我了,真是吓到了我哈哈哈,我从厨房拿来了一些樱花糕,尝尝吗?】

【要吃!】狮子王兴奋地看着盘子里的樱花糕,

鹤丸坐到狮子王旁边,一脸宠溺地看着狮子王吃东西的模样,当盘子里剩下最后一块的时候,狮子王忽然意识到鹤丸还没吃,他拿起最后一块,送到鹤丸嘴边,【这个给你,免得你说我贪吃。】

【好啊。】

鹤丸轻轻扬起唇角,金色的眸子一直注视着狮子王,他俯下身,脸慢慢地凑近狮子王,“扑通扑通”随着鹤丸的靠近,狮子王的心跳越跳越快,好像快要蹦出嗓子眼了,鹤丸就着狮子王的手,把那块被狮子王捏在手里的樱花糕吃掉了,湿热的舌尖无意识地滑过指尖,狮子王不禁一颤,他红着脸,慌慌张张地收回自己的手,结结巴巴地说,【你、你干什么?】

【我不是故意的嘛,吓到你了?】鹤丸的语气有些轻浮,

【还好。。。。。】狮子王的心情还没平复,那种感觉还残留在指尖上,而且心跳久久不能缓下来,

鹤丸看着脸蛋红扑扑的狮子王,内心浮现起一丝青春年少时才有的躁动。

#TBC


苏生---人偶的爱(十)

#人物有OOC

鹤丸看着抓住自己衣袖的狮子王,忽然间觉得这种被依赖的感觉还真是好,自己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光忠、大俱利还有贞宗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保护,狮子王看到鹤丸看着自己都失神了,担心地问,【鹤丸,你没事吧?心不在焉的样子。】

【我没事,】鹤丸反应过来,笑了笑,他抓过狮子王的手,紧紧地握在手里,温柔地说,【别怕,太郎先生不会对你做坏事的,他可是半仙。】

太郎拉过狮子王的手,咬破自己的手指,以血占卦,掐指一算,眼前的少年真是人偶,而且被苏生阵赋予了生命,而且身上的妖气很重,太郎缓缓道,【少年,你身上的妖气很重,我现在帮你画一道符先压制住体内的妖气,待我寻到良法再帮你驱除身上的妖气。】

狮子王看着太郎用他被咬破的手指在自己的手掌上画了一道符,血符以肉眼不可观测的速度迅速融入了掌心之中,随后便消失不见了,狮子王悄悄抬头看太郎,虽然太郎看起来一副冷冷清清的模样,但是人还是蛮好的,【多谢太郎先生。】

【不客气,】太郎轻淡地看向三日月,【宗近,早前次郎从蓬莱山带回来些许美味的三色团子,你可以带回去好好享用。】

【那就多谢太郎和次郎了,】三日月看着狮子王,【小狮子你方便帮我去取下团子吗?】

【可以啊,】狮子王一口答应了,脸上的笑容还是暖暖的,【要到哪里去拿?】

就在这时,有人推门进来,是一名僧人,太郎吩咐他,【带这位少年到盈香居打包些三色团子,务必要好好包装,切勿失礼,知道吗?】

【是,大少主。】

看着狮子王随着那名僧人离开了,鹤丸有些按捺不住了,【太郎,三日月,你们为什么要支开小狮子?】

【因为接下来的话题可能关系到全城人的生命,不,应该是关系到这个世界。】

【这样说来。。。。。。】

三日月的猜想是没有错的,鹤丸还是不相信,他的情绪有些激动,【我不信,小狮子这么可爱,这么善良,不可能是妖王的寄生容器。】

【鹤丸先生,切勿激动,】太郎淡淡的声音响起,【我和宗近只是怀疑,并没有确切的证据。】

【三日月的占卦从不出错,而且连你也开始怀疑,他还有可能不是吗?】

狮子王捧着包装好的盒子,正要推门而入时,却听到他们的对话,不禁一愣,我是人偶?我是妖王的寄生容器?

就在这时,门从里面打开了,狮子王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,三日月微笑地看着他,【小狮子,你都听到了吗?】

狮子王没有答话。

倏然一阵风吹过,隐若可见纯白的衣袂翻飞,只见鹤丸将狮子王护在身后,【三日月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。】

鹤丸留下这么一句话,就带着狮子王离开了。

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,太郎问三日月,【宗近,不去追吗?】

【追回来也没用,就让他们离开,迟早还是会再回来的。】三日月也不在乎再让妖王成长些时日,毕竟强制抽离魂体是要花费很大的精力的。

#TBC


情人节的第二天

#ooc有

#all狮子向

狮子王慢慢地睁开眼,刚想坐起来,发现浑身都很痛,头也很痛,他转过头,却看到鹤丸沉睡中的脸,瞪大了眼睛,又转过去,竟然看到一期也睡在他旁边,他吓得猛得坐起来,一头金发睡得乱糟糟的,身上仅穿着平时穿着的黑色系带小背心,而且腰间的系带已经被解开了,狮子王抓了抓头发,完全想不起来昨晚发生过什么事,他只记得,昨天是主上说的情人节,说要好好庆祝一番,然后主上就从现世带回来好几箱颜色特别好看的酒,说叫什么鸡尾酒,他忍不住喝了很多,然后。。。。。。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【唔。。。。。。我这是在哪里?】身后传来一期的声音,一期揉了揉眼睛,就看到自己面前坐着一个人,纤瘦的背部上散落着零乱的金发,背上红色的印子若隐若现,一期想了想,但是一想,头就特别痛,脑海里只残存着一些香艳旖旎的片段,那个被他压在身下的人不就是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吗?但是这个人的背影看着这么熟悉?好像是狮子殿下。。。。。。

【一期,你怎么在这里!?】还沉浸在思考中的一期被鹤丸的声音打断,一期看向鹤丸,鹤丸掀起被子看了看,【我怎么衣衫不整?小狮子,你、怎么穿这么少?】

狮子王完全不想说话,他慢腾腾地爬起来,却发现自己居然穿着短裙,而且里面还没有穿着胖次的,凉飕飕的,他刚站稳,就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沿着大腿内侧流下,浑身一僵,鹤丸和一期看到这个场面都很尴尬,一期随手拿起自己的军装外套,绑在狮子王的腰间,然后狮子王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。

狮子王洗了澡,才慢悠悠地走回自己房间,想起自己洗澡时看到的白色的浊液,狮子王就觉得很丢脸,他急急地走着,完全没发现自己面前有人,直直地就撞上去,

【狮子殿下,你没事吧?】耳边传来太郎的声音,自己的身子也落入太郎的怀抱里,狮子王想推开太郎,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,肯定是昨晚惹的祸,

【我没事,太郎殿下请放开我。】狮子王有点不好意思,

【昨晚你喝了很多酒,你真的没事吗?】太郎没有依狮子王所说的去做,反而抱得更紧,

狮子王想要挣扎,但是却被抱得更紧,【我、我没事,你不要抱这么紧。】

【没事就好,鹤丸殿下和一期殿下没有对你做什么坏事吧?】

一听到太郎这样问,狮子王就想起早上的事情,肉肉的两颊染上了粉色,他低着头,犹豫了一下,才回答,【没、没有,我要走了,太郎殿下,麻烦你放开我。】

看狮子王有点抗拒自己,而且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,太郎就知道昨晚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,他只好放开狮子王,让狮子王离开。

直到傍晚的时候,狮子王才从房间里出来,刚好遇到三日月,三日月看着披头散发的狮子王,微微一笑,【没有扎头发的小狮子也很可爱呢,但是这样子披着头发可不好呢。】

【三日月爷爷,你怎么在这里?】狮子王惊讶地看着三日月,

【哈哈哈光忠让我来叫小狮子吃饭,】三日月眯眼轻笑,【来,让爷爷来帮你扎头发。】

三日月说着就把狮子王拉进房间里,三日月拿起梳子,帮狮子王梳着那头柔顺的金发,【小狮子你的头发真是柔顺。】

三日月弯下腰,在狮子王的耳边轻言细语,温热的气息喷薄在狮子王的颈边,狮子王微微一缩,三日月看在眼里,心里却不禁在想,这孩子真是敏感呢。

但是就在这时,三日月的目光落在狮子王白皙的颈侧,那红得发紫的印子有点碍眼,三日月用发圈帮狮子王扎起头发,并且拨到一边掩盖住那几道红红的印子,然后三日月就牵着狮子王来到饭厅用餐。

狮子王刚出现在饭厅,就招来许多目光,他不敢看向鹤丸和一期,也不敢看向太郎,这时小乌丸说话了,【小狮子到这边坐。】

狮子王看到小乌丸旁边有个空位,而且周围都没有其他人,就坐到小乌丸旁边,小乌丸给狮子王夹菜,【来,多吃点,看你这么瘦。】

【嗯,谢谢。】狮子王倒也没拒绝,

这时光忠从外面进来,手上拿着几盘菜肴,他走到狮子王旁边,【小狮子多吃点啊,不用跟我客气的。】

【好,谢谢光忠。】

狮子王用完餐就准备离开,却被鹤丸和一期各拉住一只手,拖到后院,审神者看着被夹在中间的狮子王,不禁偷偷地笑,昨晚那个女装play还真是精彩啊,小狐丸看到自己主上笑得一脸荡漾,忍不住出声提醒,【主上,收起你奇怪的笑容。】

【咳咳咳,小狐丸,我哪有什么奇怪的笑容?我就是没想到,小狮子会这么受欢迎的。】

【小狮子那么可爱,我们都喜欢,对吧,弟弟?】髭切慢悠悠地喝着汤,

【嗯,哥哥说得对。】膝丸倒也不反对他哥哥的意见,

【真是的,要不是我在情人节助攻一把,鹤丸和一期也不会这么快要跟小狮子表白,我跟你们说啊,要是你们有喜欢的人就赶紧出手收了,要不然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。】

在后院,狮子王被鹤丸和一期抵在墙上,狮子王低着头,不说话,鹤丸受不了这种静默的氛围,率先开口,【小狮子,我有话跟你说。】

这时狮子王才抬起头看着鹤丸,背对着落日的鹤丸眼里似落入一片金色的晚霞,明亮亮的,

【我喜欢你,你跟我在一起吧,小狮子。】

就在这时,一期听到鹤丸的告白,急了,他看着狮子王,认真地说,【我也喜欢你,狮子殿下。】

狮子王看了看他们两人,苦恼地说,【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?】

【知道。】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,

狮子王叹了口气,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俩。

【要是我们再不出手,你可就被其他人抢走了,当然是先下手为强。】

【而且我们都已经发生过关系,在一起是很理所当然的事。】

【等下,你们在说什么?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?】狮子王听得一脸懵,

【其他事你不用知道,】鹤丸低头,贴近狮子王,【我只想知道你到底答不答应我们,如果不答应的话,那晚的事情,我和一期会再让你感受一次。】

瞬间狮子王就红了脸,那晚的事情,他在洗澡的时候就想起来了,这两个精力旺盛的禽兽!狮子王愤愤不满地想,咬着唇,极度不愿意地点了点头。

一期松了口气,拉住狮子王的手,羞赧地说,【其实我很害怕你不会答应的,我会对你好的,小狮子。】

一期拉起狮子王的手,轻轻地在手背上烙下一吻,

狮子王很不好意思,满脸通红地看着认真的一期,那温柔的笑容让心脏加速跳动,鹤丸不满他们两个冷落了自己,【我也要亲小狮子。】

说着,鹤丸就低头在狮子王肉肉的脸颊上亲了一下,【对了,昨天是情人节,是互送巧克力的日子,今天小狮子是不是要补回巧克力给我和一期?】

【为什么要补?今天又不是情人节。】狮子王嘟着嘴,不满地回答,

【诶,我们是恋人啊。】

【我不要送你巧克力,】狮子王笑笑,挽着一期的手臂,【送给一期倒是可以。】

【喂喂喂,这可不行,这是差别对待啊,小狮子。】鹤丸抗议这种不公平对待,

【谁让你刚才威胁我?】狮子王瞪了他一眼,

【我错了嘛,小狮子,原谅我吧,来来来,笑一个,人生总是需要一点惊喜才行。。。。。。】

【不要、不要。。。。。。】

过道上回响着两人的声音,浓浓的情意围绕在他们四周,即便没有巧克力他们之间也不会变的。

#小狮子先天性转,学院paro

#ooc要注意

狮子王拿着包,四处看了看,确定四周都没人才翻过墙,但是刚站稳,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白鞋,抬头一看,原来是纪律委员---鹤丸国永,狮子王还没开口说话,就被鹤丸打断了,

【我看到胖次的颜色了哦~小狮子。】

【你!】狮子王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【大色魔!】

【除了这句,你就不会骂别的吗?】鹤丸轻笑了一声,走到狮子王身边,

【你这个表里不一的色魔!】狮子王叉着腰,仰着头,恶狠狠地瞪着鹤丸,

这眼神在鹤丸眼里一点狠的意味都没有,反而带着一股娇俏的味道,看的鹤丸心痒痒的,更想要欺负眼前比他矮一个头的少女。

鹤丸意味深长的眼神让狮子王不禁打了寒颤,野生的直觉告诉她,这家伙肯定是又在打她坏主意,她得赶快溜才行,而且下堂课是小乌丸老师的课,要是被抓到又要被罚抄书了。

看着狮子王滴溜溜在转的眼珠,鹤丸就知道这小家伙又想逃了,不过没关系,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的。

【别想逃,】鹤丸云淡风轻地说,然后轻飘飘地看着狮子王,【逃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抓住的,要是又被小乌丸老师罚抄书的话,我来帮你抄。】

狮子王听到鹤丸的话,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,【你。。。。。。】

【傻孩子,】鹤丸一把抱住眼前的少女,白皙的手拂过她柔顺的金发,【不要老是以为我是那种虐待女朋友的人,谁让你总是在我眼皮底下逃,别以为会点小伎俩我就抓不住你啊。】

狮子王嘟着嘴,委屈地说,【要是我不逃,谁知道你又要打什么坏主意啊?】

【最近你老是躲我,我都欲求不满了,】鹤丸的额头抵着狮子王的额头,深深地看着她,鼻尖相碰,嘴唇快要贴到狮子王的小嘴巴上,

狮子王满脸通红,刚想转过头,却被鹤丸扶正了脸,他轻轻地说,【先讨个吻,然后再去上课。】

狮子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,才踮起脚尖,轻轻地,轻轻地,如羽毛般,吻了鹤丸一下,然后迅速低下头,【好了,该放我回去了吧。】

【嗯,我晚上来接你,】鹤丸也低头在狮子王光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【还有,不许再穿这么短的裙子翻墙,被我看到还好,被其他人看到可不行。】

【哼,也只有你会这么变态会偷看女孩子的胖次,鹤丸国永。】狮子王的语气虽然娇蛮,但是却带着一股子撒娇的味道,

【我也只偷看你的胖次。】鹤丸在狮子王耳边低声笑着,

【我不理你了,我总是吵不过你,我走了。】狮子王推开鹤丸,揉着自己被弄得痒痒的耳朵,

鹤丸看着狮子王的背影,连忙追上去,拉过她的手,狮子王挣扎了几次没摆脱也就随他了,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走廊深处,只余下轻柔的微风在摇晃着园中的小树。

苏生---人偶的爱(九)

#人物ooc

狮子王把人偶送到伊吹山府上,他以为他送完就可以离开了,没想到伊吹山酒天还请他吃了点心才让他离开,送走了狮子王,伊吹山掐指一算,英俊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【没想到啊,妖王大人居然成长得这么快,再过一段时间妖王大人便会重现人间。】

在回去的路上,狮子王遇到了鹤丸,狮子王刚想绕过鹤丸,但是鹤丸又一次蹦到他面前,【哟,小狮子,有没有被我吓到?】

【才没有,你挡住路了,我要回家。】狮子王闷闷地说,

鹤丸刚想还逗逗狮子王,却发现鹤鬼在不安地乱窜,鹤丸神色一变,这附近有妖气!

但是当鹤丸靠近狮子王的时候,鹤鬼几近要暴动,鹤丸心想,鹤鬼暴动这么厉害,小狮子身上的妖气很重!不是他可以插手的,不行要带给三日月看看才行。

这样想着,鹤丸就拉着狮子王走,狮子王想要挣脱开鹤丸的手,却一下子被鹤丸拉入怀中,【别动,你身上有妖气,我帮你找人驱除。】

一向轻浮惯的男子忽然变得这么严肃让狮子王有些许不习惯,但他还是乖乖地默认了鹤丸的举动。

鹤丸带着狮子王来到了三条家,刚要进去的时候,狮子王慌忙拉住了鹤丸,【喂喂喂,这是三条家,你带我来这里要干什么?】

【让三日月帮你驱除妖气啊,怎么了?赶紧跟我进去!】鹤丸有些急了,几乎是半拖半拉才把狮子王带进了三条家,

狮子王好奇地看着四周的建筑,没想到城中赫赫有名的三条家里面居然是这么恢宏华丽,鹤丸有些急,拉着狮子王直达三条家大厅,一进大厅,鹤丸就直接呼喊坐在主位上的三日月,

【三日月,来帮我看看他,他身上的妖气很重。】

三日月悠悠地喝了口茶,缓声道,【别急,鹤丸。】

狮子王看着那个穿着蓝色狩衣的男人走到他面前,面容俊美,而且眼睛很美,像是有一弯弦月落在眸中,散发着柔和坚定的光芒,名叫三日月的男人问他,【少年,你出生的年月日可否告知?】

狮子王摇了摇头,【这个我爷爷没告诉我,我也不知道。】

三日月蹙眉,没有感觉到眼前人有妖气,他取出袖里的铜钱,开始占卦,占完一卦之后,眉头却蹙得更深,这个少年,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根本都没有测算出来,他的占天卦用了这么多次从未出现这种情况,除非。。。。。。除非这个少年本身就是没有生命的,但是他也不太敢确定,现在只能找人帮忙了。

【三日月,怎么样了?】鹤丸看见三日月停下了占卦,

【鹤丸,我需要找我的一位朋友帮忙,才能帮这位少年。】

【找谁?】

【去到你便会知道。】

三人来到一座山上,山上云雾缭绕,四处鸟语花香,宛如桃花源一般,三日月带着他们上山,来到一座山庄,从山庄里传来念经声,佛音淼淼,狮子王觉得脑子里传来一阵疼痛,他抓住了鹤丸的衣袖,鹤丸转身一看,看见狮子王捂住头,很难受的样子,鹤丸慌忙抱住了狮子王,叫住了正要往前走的三日月,【三日月别走了,小狮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。】

三日月内心的怀疑就更重了,他认真地看着鹤丸,【鹤丸你现在听我说,你现在用鹤鬼在他身上下一个结界,我怕他受不住佛音,妖气会暴动。】

【我知道了。】鹤丸闻言,便在狮子王身上下了结界,封住了四溢的妖气,

然后三日月他们改了路线,改成从山庄的侧门进去,鹤丸扶住了不舒服的狮子王来到了目的地,那是个佛堂,佛堂里有个人正在念经,那人身形高大,一头柔亮的黑色长发,穿着黑色的狩衣,正在诵经,三日月快步上前,

【太郎,好久不见了。】

那人回过身来,容貌清俊,眼神冷淡,看起来似乎是个不易接近的人,三日月微微一笑,直接道明来意,

【太郎这次前来是有一事要你帮忙。】

【何事?】太郎放下手中的佛珠,淡淡地询问,

【这位少年请帮他占一卦。】

三日月看向狮子王,狮子王一惊,眼神不经意就对上了太郎的目光,内心更为惊慌,他慌忙低头,身子稍稍后移,躲到鹤丸身后,他抓住了鹤丸的衣袖不肯松手。

#TBC